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并凝思着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春雨的芬芳在那里放飞!

 
 
 

日志

 
 
关于我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只小船,理想是小船的风帆。而我永远都是那只风帆的小船,执著的行走,历练着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于丹:一个小学生的母亲最期待的是什么?  

2014-05-28 20:21:18|  分类: 人文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苏 

      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参加搜狐教育名家沙龙栏目并做主题演讲。 [保存到相册]

5月24日,搜狐教育《掷地有声》名家沙龙栏目走进清华大学附属小学,与700多名家长面对面交流教育话题。本期《掷地有声》搜狐教育名家沙龙主题为“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的平衡”,特邀著名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女士发表了主题演讲,并与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校长窦桂梅女士、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唐文明教授进行了沙龙分享。

  点击进入本期搜狐教育《掷地有声》名家沙龙专题

以下是于丹女士的精彩主题演讲实录,搜狐教育独家稿件。

于丹:谢谢窦校长,谢谢各位老师、谢谢家长朋友,今天我到这儿来不带着国学背景,今天只有一个单纯的身份:一个小学生的家长,跟家长们来分享一点点心得。刚刚窦校长带我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这样慢慢地去行走。我最基本的印象是小学生能够有一所大校园,小孩子就能有一种大气象,很玲珑的天真能够有一份大格局,小与大之间就是人一生的故事。但是我们现在有一种教育的失败,就是很多人会看见孩子在很小的时候没有天真,板着脸像一个小大人,但是长大了以后没有气象,一直是一种狭隘的斤斤计较的心胸。小与大,在小的时候就应该有小的活泼、小的创造,在大的时候就应该有大的承诺、大的担当,人这一辈子按照他正常的逻辑轨迹去成长,也许这是最好的一种选择。

我们不能跟一年级的孩子讲读书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读书是对于民族血脉的接续,而不是对一年级孩子该说的话。在他们的感受里,读书是一种滋味,而学习是一种状态。那种甜甜的吃糖的滋味在品书的时候,也能够遇得着。那种美美的受着阳光奖励的状态在学习的时候也能感受得到。所以我想一所真正好的小学,是把一个儿童与生俱来所带的权利首先还给他,是对一个人生命的尊敬,这这种尊重其实是从孩子开始。并不是所有的孩子就仅仅是一个教育的载体,任何一个以后想要成为独立担当的公民,他在小的时候必定是受过老师和父母尊敬的。一个从小受尊敬的人才会深刻地去尊重别人,并且有尊严的生命在成长中才会特别地自律,人为什么会改错?不是因为挨打、挨骂,别人批评冷眼多了就改错,反而是因为他受鼓励和赞美,他觉得以他的尊严和自律改掉那些小小的毛病,他会更加美好。

好的教育最重要的是一种气场,让学生在这个气场里受到熏陶,这比任何书本上的规章都更加重要。我喜欢清华附小这所校园,是因为它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就是人在这个中间关于美好的感受可以被激活,所以我作为一个家长,我想在座的各位家长也会跟我有同感,当我们从疲惫的工作中走出来,我们在接孩子的时候,在送孩子的时候,如果可能会愿意在这所校园留恋一会儿,因为关于人性的那种基本的美好可以在这里受到鼓励。

今天我是分享一点点对于小学生,包括对自己的孩子,一个母亲最期待的是什么?

 首先,我期待一个小学生拥有一个公民应该具备的生命的常识。也就是说在今天,我们人人都在追求最高分、最高值的时候,我们忘了问一件事,什么才是我们的底线?

我想小学是给孩子提供生命常识教育的,这种常识包括一个人对于自我的认知,对于社会最基本规则的认识。其实常识包括判定一个人在社会未来的一些行动标准,当大家走进中学、走进大学的时候,更多的时候会看见老师在鼓励学生有所作为,而小学生学会的人生常识会告诉他什么是人生的有所不为。因为只有小孩,会被老师、家长一次一次告诉他不可以撒谎,做一个诚实的人,这是一个底线。但是成长虽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是它也有一种悲凉,我们的社会正越来越多地失去了常识。当我们拥有了越来越高精尖的知识的时候,我们往往发现底线失守了。大人有的时候远远不如小孩子诚实。撒谎不一定是编造谎言才叫不诚实,当一个人失去人格、阿谀谄媚的时候他已经在不诚实的路上走得很远很远,今天我们靠社会的公民教育已经晚了。但在我看来幼儿园和小学几乎奠定了一个人的常识,一个人走出小学校园的时候所奠定的价值观念就是他一生的根本。

其次,我们也很希望在一个小学里,孩子可以学习,为自己的使命买单,承诺责任,责任这件事要在多大能说?我身为大学老师,我可以跟家长们讲,我的心情常常很复杂,因为到我们面对大学生的时候谈责任实在是太晚了,他已经很多东西承诺不起来。大家知道孟子讲什么才是人?他说君子有四端,首先有恻隐之心,这是仁爱之端。

我自己有孩子,我的孩子从小养鱼养蚕,养了五条蚕每一个都有名字,最强壮的是爸爸叫小美,最漂亮那个是妈妈,还有两个是小灰和小母,还有一条小小的小蚕,他认为是小妹妹叫小美,每条蚕在我看来基本上都长得一样,他看来都有名字,这是人性中的恻隐之心。因为蚕也一眠有二眠,有的时候不动了,家长说死了再买一个吧,我们有的时候很无知,我们伤害了恻隐之心,我想我们以后能不能做一个仁爱君子,把小孩的恻隐之心保护下来。

 在今天我们很多家长不知道怎么当独生子女的父母,因为过去中国多子多孙的时候是拉扯着就长大了,左手拉一个,右手扯一个,而现在的孩子全是被供奉着长大,这种供奉真的会让他们从小认自己的错吗?大家都回忆一下我们的宝宝蹒跚学步时的情景,走着走着摔倒了,我们有多少的姥姥、奶奶冲上去一把抱起孩子,不是踢椅子腿就是跺地板,孩子也很邪乎地跟着哭。一个一周岁的孩子,家长能不能鼓励他勇敢点。如果一个一周岁的孩子,认为他摔倒,椅子要被挨打,他到6周岁上小学的时候就会觉得一道题算错,是因为妈妈头天没检查,到十二岁他上初中的时候就会觉得作文没写好,这就是爸爸辅导得不够,到了18岁他进入大学的时候,他会觉得他的大学考得不够好,他的生活条件不够昂贵、富裕,这件事情是他没有一个对得起他的家庭。这就会看到很多情绪,这就是从很小的时候一个人不为自己买单的结果。小孩子要习独立的承诺,一个小孩子越年轻他能说我错了,大人要给他鼓掌喝彩。

第三点,做家长的也很期待,小孩子在小学能够像对待信仰一样笃信、科学和艺术。不是他们长大都当科学家或者是艺术家,仅仅是因为科学是人可以避免无知,而艺术可以使人获得有趣。我们现在很多创造力是被标准答案抹杀,所以世界从彩色变为了黑白,非对即错,非此即彼,没有了中间的选择,当一个孩子说冰溶化以后变成水,这是标准答案,所有的孩子回答说所有的冰花溶化以后就变成春天,或许一个更好的答案。我有没有可能去鼓励孩子的非标准答案?这只有小学能够完成,到了中学、到了大学那是必定要听从标准答案的,特别是中学,我自己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我总觉得我在做的事情是让孩子从标准中解放出来,重新走向非标准自己的一种描述,但是小学时候它能够带来多少最早对于自我这种创造力的那种幸福,那种肯定、那种受到鼓励的尊严。

其实很多家长大概都看到过一个美国的真实的故事,虽然这讲的是一个妈妈的故事,我想无论家长还是老师,也都可以得到一点借鉴,战后的美国一片萧条,有一个中产阶级的人家在周末的时候,这个母亲想要给大家做一个烛光晚餐,所以她在做饭之前就早早地给她的儿子换上一身绅士的衣裳,她在厨房里忙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小男孩冲出去在雨里泥里摸爬滚打,一会儿一身新衣服就变成小泥猴了,他一边蹦一边喊,妈妈,我要跳到月球上了,我常常想如果我们的妈看见这个场景,大多数拎着耳朵暴奏一顿,这个妈妈说好啊,你别忘了从月球上回来吃晚饭,这样寻常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二十年以后这个小男孩真的成为了人类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宇航员,他就是阿姆斯特朗,阿姆斯特朗走下飞行器的时候给自己的脚拍了张照片,他说这对于我个人来讲只是一小步,但对于人类而言这是一大步。这个为人类迈出一大步的宇航员终于回到地球的时候,那么多媒体上去采访他,问他想说什么话,他就对着电视镜头说了一句话,他说妈妈,我从月球上回来了,我要回家吃晚饭。

在这个故事里,受鼓励的是什么?是一个孩子本来应该有的天真和他的创造性。今天有很多小孩子,他在很幼小的时候是会异想天开的,但是当他的异想天开会被父母认为是胡说八道。久而久之孩子会把异想天开这件事和不诚实挂上钩,他觉得人天马行空的想象是连带着罪恶感的,因为它浪费了时间,他没有记单词,没有弹钢琴,没有做奥数,只是异想天开。我们可以在学校去鼓励这种艺术气质,当然我所说的艺术气质无关于他们考多少分,无关于他们拿到什么资格证,真正艺术的气质是一个人的心明亮天真,不断在明朗天真中打开一个崭新的世界。这种能力是小孩子本来就有的,但是给他们打击的不是自己的父母就是自己的老师,是我们满怀善良热情,希望他们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这些人。我们希望他们把时光更多地用在所谓有用的事情,但是大家不觉得中国今天社会的过分功利化,就因为我们太看重有用了,什么才叫做有用?有用往往可以以价格去兑现,什么是无用的时光?它是一种美好的生命的价值。

我的女儿跟我讲过三只田鼠的故事:秋收一片金黄原野的时候,三只田鼠知道箫瑟的冬天就要来了,所以都在囤积过冬的物资,第一只田鼠拼命地往回搬粮食,一趟一趟把谷粒堆得满满的,第二只田鼠拼命的往回拖稻草,第三只田鼠在原野上悠悠荡荡,一会儿看看这儿,一会儿看看那儿,一会儿晒晒太阳,一会儿蹦蹦高,那两只辛勤的田鼠就一个劲地骂它,说只有你不劳动,等到过冬的时候看你怎么办?你就是一个不劳而获的,而等到寒冬真的来了,他们吃着第一只田鼠弄回来的那么多粮食,也不缺吃,也不缺穿,很寂寞的时候,第三只田鼠开始满面笑容地跟他们说,就在那个秋天的下午,我曾经看见了一个小孩和一个老人就在田底下有什么故事,就在那个下午我看见了蚂蚁怎么搬家,那个下午有那种香香的太阳的味道,那个下午小鸟给我讲了什么故事,当他给这些衣食无忧的田鼠讲故事的时候,他们明白了貌似无用的时光,其实也是一种储备。我们的生命是要储备一些美好,而储备美好是孩子的能力,当长大以后,如果他游手好闲,仅仅是为了储备阳光,也许他就显得太边缘化了。那么在我们有理由去充分地享受这一切的时候,你仅仅用他的时光去运稻草吗?我们为人父母和为人老师者于心何忍?

除了这样的一个期待以外,我想所有的家长对小孩子、对学校最深的期待还是他在小的时候能够真正地了解人性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人性到底应该给人什么样的判断和什么样的坚持?一个人小的时候看人性,都是从平面走向立体,从人跟人之间的矛盾、纠纷,逐渐地有失落、有哭泣,然后再确立他的信,小学阶段足够了,因为现在的孩子都是在媒介环境长大的,他们读书、他们看电视,甚至高年级已经开始上网了,这些孩子看见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在我们今天微博、微信、微表达之外,世界的逻辑在哪里呢?不能让小孩子在过分的碎片化里面沉沦太深,更重要的是给他一个生命的逻辑起点,让一个人有所信任。

大家知道明代的大哲学家王阳明先生,他小的时候多半十岁,也就相当于咱们现在的小学四年级,正好上小学的时候,那一年他的父亲王华考中了状元,他跟着父亲从老家浙江余姚去南京府上任,他父亲做的是南京府的吏部尚书,他在路上问自己的私塾老师,先生,什么才是天下第一等士?师傅跟他说像你爸爸这样读书考状元呀,他说我以为不然,父亲和老师都很愕然,他说天下的第一等士乃是做圣贤,这句话一个十岁的孩子说出来,我们今天可能会说太成熟了,太空洞了,做圣贤这件事有什么好?其实我们今天很多人说现实很残酷,人小时候树立的理想都实现不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设计的并不是一个真实的理想,有很多人说我要三十岁的时候就当上处级,四十就当上局级,五十岁的时候我一定要当上部级领导,也有人说我以后开什么车、住什么房子,我要做一个行业中的佼佼者,这是理想吗?

这也是目标,因为这些事情能不能够兑现,你固然可以努力,但得我者幸,不得我命。这个世界有很多的机缘成全或者不成全,不是设定的目标都能实现。什么叫做理想呢?做圣贤是个理想。

我们大家想一想,现在我们给孩子教的成功学太多,但失败学几乎不讲,我们告诉孩子去设定的目标太高,但是自我的理想我们认为空洞,我们让孩子以所有的文凭、所有的技巧累积起了一条有用之路,但是他的满腹诗书跟他的信念我们几乎忽略不计,怎么样才能够让孩子看见人性的底色?怎么样让他们有力量去穿过一生的风雨沧桑,为人师长和为人父母者有一种心态是共同的,就是给孩子最好的祝福,让孩子做最坏的准备。我们愿意他们一生平平稳稳,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让他们能够自救,任何情况下面对最坏的情况,这才是对他们负责。世界上所有的爱都以最后的聚合作为目的,无论亲友、恋人都是想要在一起。而世界上只有一种爱,以成功的分离作为它的最高标准,那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一个小学生能不能够以独立的人格开始承诺自己的是非对错,一个小学生能不能在心中把基本的常识丰满地建立起,恻隐之心人之端也,…是非之心志之端也,孟子说人有此四端有如有四体,有此四端在体得以保养他,我们今天的孩子真的在激烈竞争的世道还有礼让吗?我们学这一套礼仪就是让他们明白,一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中国人本来应该有这样的风范,刚才我们的校歌里面清有中国的灵魂、有国际的视野。所以怎么样从小把生命的跟性、灵魂的底色真正都梳理清楚了,这是一所好的小学毕成绩还重要的承诺,所以这是一座有大气象的小学校,这是给孩子大未来的小起点,这里所有的玲珑天真其实都以孩子本来该有的模样让他们确认人成长中的快乐与尊严。

 所以我想我们以父母之心到这里来,会期待这样的学校真正让孩子坚守住人生的常识,让他们明辨是非,有生命的逻辑起点,这样的学校也会让一个君子勇于担当,自己去认错,并学习改错,让不立于世的时候因为自律而拥有自尊,这样的学校会让孩子笃信科学,有一种理性的态度避免无知,也让孩子热爱艺术,有一种生命的创造、承诺给自己一个活色生香的未来。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学校会让孩子看见人性的底色,让一个小孩子设置真理想,而不是伪目标,让一个孩子跟世界的所求少一点,让自己丰盈饱满的自信多一些,一个人求自己越多,走在世界上越大,一个人对世界依赖越重,风险就同比增加,所有的老师、所有的家长都希望我们的孩子从这样的地方出发,以一个有尊严、有能力、有信心、有理性的姿态去成长完成一个中国公民。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