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并凝思着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春雨的芬芳在那里放飞!

 
 
 

日志

 
 
关于我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只小船,理想是小船的风帆。而我永远都是那只风帆的小船,执著的行走,历练着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邪教教主与众女“修性”,骗术何其低级  

2015-07-19 09:12:30|  分类: 法制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7月17日15:59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纨绔子弟”当科长,游戏腐败奇葩混世

背景:贪污、索贿690余万元,3年玩网游花去1500万元……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城管局户外广告管理科原科长丁某被检察办案人员称为“奇葩科长”。丁某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

新京报发表马九器的观点:再牛的编剧也编不出如此奇葩的剧本,其最大看点不在于老爹一年给他200多万当零花钱,也不在于半夜打游戏停电逼着广告商去充电费,而在于这位打游戏打得昏天黑地班都不上、曾因吸毒被警方处理的“败家子”,是怎么逃脱种种监督而安然无恙的?又是为何这边刚被警方处理完,那边就既入了党又升了职的?总之,在民众眼里,这位“公子科长”真把城管局广告科当成自家的游戏世界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败就怎么败,户外广告许可证成了敛财神器,广告商成了他眼里的唐僧肉,可想而知其治下的户外广告市场,恐怕早已异化成了一座“动物世界”。一个“奇葩科长”倒下了,带病提拔、监督乏力都曾为此推过波助过澜。只有拔出萝卜带出泥,钳住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如此,大家才会拍手称快,纷纷点赞。

小蒋随想:丁某当城管就是“玩票”的,有老爹每年给200多万零花钱,城管那点死工资简直是毛毛雨。丁某这种纨绔子弟是怎么当上城管的?是通过笔试、面试“择优选拔”的吗?抑或是其老爹通过“关系”给儿子弄个“正当差事”?如果“没关系”,怎么解释其吸毒被处理后反而入党升职?从新闻报道来看,很难发现丁某有什么真本事。其最大的“成就”是在网络游戏中,两次获得年度决赛冠军。而游戏冠军的取得,是以3年花掉1500万元“砸”出来的。丁某的人生轨迹很可能是,靠“拼爹”获得城管职位,吸毒犯事凭“爹”摆平,再仰仗城管的实权捞取腐败钱财,过着“混世魔王”的糜烂生活,直至东窗事发……当然,上述说法还属“臆测”。丁某受到法律严惩,其他问号也别成谜。

邪教教主与众女“修性”,骗术何其低级

背景:邪教“华藏宗门”教首吴泽衡,近日被珠海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吴泽衡原本是广东惠来县农民,却妄称佛祖转世、禅宗衣钵传人,自创“华藏宗门”;蒙骗招徕海内外数千弟子;兜售经其“开光”法器、制售有毒“御膳”敛财;迫使众多女弟子与其“男女双修”,多人为其堕胎、产子……

新京报发表西坡的观点:吴泽衡的事迹每一样说出来都能暴露他骗子的本质,比如他说自己能预测地震、会遁术,胡吹“从沈阳到北京,只需两秒钟”,既然本事这么大,还要敛财要那凡间的阿堵物?许多人看骗子的手段拙劣,就以为其“本事”不过如此,殊不知,这些低智商含量的手段恰恰能起到筛选潜在受众的作用。知识丰富、认知健全的人可以轻易被排除出去,“大师”本来也没准备费力发展你们。“大师”只是想办法从人群中找出最合适最可塑的人,然后“感化”他们。“大师”们无一例外都格外精通“人心”这门学问。比如,为保持神秘感,吴泽衡规定要见他必须事先预约;为了制造信徒众多的假象,一次安排几拨人同时拜师。这与时下某些商家的饥饿营销等花招何其相似。人心对未知的恐惧,也被其捏在手里。他对弟子的恐吓,就是塞进因果报应说的框架里。基于此,我们有必要将那些蒙骗手段、蛊惑根由置于社会化层面去解剖,并对症施治;对个人而言,尤其应该在一个个个案的砥砺下,对“大师”们的伪善基因与行为路数多些认知,增强对邪教渗透的“免疫力”,令其少些遁形之地。

小蒋随想: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面对邪教教主那些荒诞不经的谎言,邪教信徒却认为是“金科玉律”,是决不能违背的教义,别说让其给教主供奉钱财、上床睡觉,有人甚至会泯灭良知与人性,参加所谓的“圣战”。邪教信徒的可悲、可怜、可恨是相互交织的,虽然一些邪教信徒在骗术被揭穿后仍然执迷不悟,但他们依然是受害者,需要社会的挽救与帮助。邪教教主则是利用了当下一些人的精神信仰迷茫、家庭不幸、社会帮扶缺失、圈子氛围与从众心理传染、正规宗教认知匮乏等“短板”,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蛊惑人心,让一部分受众以为“信邪”能解决各种现实问题,或是带信徒去“另一个完美世界”。当现实问题无法解决、信徒也没“升天”,邪教则声称“信徒信得还不够深”、还不配得到那份“完美”,迫使信徒越陷越深,这其实是一个死循环。一些邪教信徒或许也有疑问,却绝不敢“叛教”,怕被那个“神”给予万劫不覆的惩罚。何况,一些邪教教徒不光付出了身体与金钱,甚至连灵魂都已“交托”,如果否定了邪教,等于也否定了“自己的全部”,他们根本“无法承受”。“迫使信徒一条道走到黑”,甚至可能危害社会,也是邪教最卑劣、无耻、危险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